笙寒

knight

战乱,在这个不安的年代滋生。
人类失去了它们的家园,得以幸存的人类被赶入西西伯利亚平原,这些幸存的人类被后人称为“遗留者”。
我,就是他们中的一员。
这片我们曾经爱得深沉的土地,此时却伤痕累累,残破不堪。还有,这里再也没有“英雄”的存在。
他们已成为传奇,不能被提及的传奇。
尽管他们已经消亡,却还是那人不可提及的噩梦。
不,是那个神。
人们昏昏郁郁的过日子,压抑的已成为扭曲的常态。
没有人曾记得——这片土地,有英雄的血。
我是奥芬莉·e·斯塔克。托尼·斯塔克是我的父亲,他,是一名英雄。
自内战打响四年以后,灭霸率领赛博坦狂派袭击地球,宇宙大帝被封印,人类成为了战俘。为了夺回地球,地球上一切的超自然生物都加入了这场战争,他们是英雄,亦是传奇。
这次战争被人们称为第三次地球之战,又名人类之冢。
……奥芬莉匆匆忙忙的穿过人群来到了墓地,她身上代表着遗留者的长袍沾染上了许些灰尘,头发杂乱,看起来有很长时间没有打理,显得有些狼狈。
一路走来,能看见园里有不少人们熟知的名字——斯蒂夫·罗杰斯 、布鲁斯·班纳、娜塔莎·罗曼诺夫、克拉克·肯特、布鲁斯·韦恩、戴安娜·普林斯 、查尔斯,琴·格雷、罗……她走向尽头,一块墓碑静静的立在那里——那是托尼·斯塔克的墓碑。
她久久的立在那里,最终化为一丝轻叹。她慢慢走着,不知不觉中,便走到了墓地中心的小广场。
只见广场中央,四块巨石围绕着某个东西,她走近端详,发现立在中间的东西是一根既像权杖又像长剑的东西。她回顾四周,发现石头上刻着不同的字,她轻轻地念出它们:
           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没有牺牲,何得胜利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没有战争,何得和平。
还有一句:我们天生为之不同,但我们上古同属一脉。
她貌似明白了什么。一道白光闪过,她陷入了昏迷。